4
 情迷.情真.情深 Photo: Laurie Lewis
 葉彩鳳
    《舞出新天地》以融合芭蕾與南美熱舞為焦點,起初令筆者持觀望態度,因為除了少數例子,許多所謂融合風格的舞目,像fusion菜一般跟潮流走著,往往把民族文化之神韻僵化,硬套入古典芭蕾舞的規範中,而今次可喜的是,Tocororo 卻是個「情深」的例外。

Tocororo 保留了傳統芭蕾舞劇的形式,以敘事為基線,舞動為語言,基調是色彩濃烈的年青熱情,並以親情為點題,音樂調子遊走於南美擊打唱作和抒情琴韻之間,把故事氣氛立體化。劇中也有常見的獨舞、雙人舞及群舞,以劇場調度和精短的話劇段落貫穿。阿哥斯達是當今全球炙手可熱的芭蕾巨星,今次自導自領舞,他驚人的彈跳力,近乎完美的姿態和充滿力度的旋轉技巧,不知令全場觀眾醉倒多少遍!從創作而論,個人認為群舞的男女配對尤為出色,森巴(Samba)和倫巴舞(Ramba)是古巴典型的社交活動,含有逗趣、調笑的要素,一男一女奔放的擺動肩部和臂部,互相拋接之間灑盡熱情,而男女主角的雙人舞,卻從這股熱情中層遞出古典芭蕾的優雅和抒情,又一次把「情」深化了。

筆者十分欣賞演摩爾人的華朗納,他演一個「萬人迷」的搞笑角色,從台下看來近乎兩米高的他,一邊吸啜著雪茄(古巴的典型象徵),身體各部份卻獨立而靈活有致地舞出豐富的動律。最歎為觀止的,是他面部有條肌肉也不斷地舞動,每半秒差毫也可作出四五個不同表情,遠從台下也清晰可見,看著他,便領會出什麼叫「渾身是舞」。

雖然個人覺得劇中僅有的一些對白可以再改進,但製作上,這是一齣絕對出色的作品,豐富的舞台元素,技巧超卓的演員和充滿娛樂的氣氛,足以令觀眾賞心悅目。然而,這齣自傳式的舞劇,以藝術家自身出發,道出自身在墮入不同文化之間,為尋找藝術上以至情感上的突破時所經歷的掙扎,那種率性情真,與本地許多藝術創作者無異。阿哥斯達樂觀的表達,也許才是這作品感人至深之處。

  IATC即時評論 ( 07/11/05 )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19 − 7 =